快捷搜索:  

男子带6岁娃川藏线骑行2000多公里:孩子看到了父亲的执着

当朱红抵达拉萨,藏区的天空像刚被雨水冲刷过那般湛蓝透亮,领着儿子站在布达拉宫脚下,仰望这座历史悠久的建筑,那一刻他心里百感交集。将近一个月的旅途回忆像电影片段一样在他脑海里不断闪回,他们父子俩仅靠一辆自行车在川藏线上骑了2160公里。
近日,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,朱红回忆起这一路的坎坷经历,感慨万千,“在这个过程中,儿子不仅见到了许多新奇事物、风土人情,还看到一个老父亲的坚持与执着,以及父亲对他的爱,都会在他幼小的心灵深处留下烙印。”
带着儿子去拉萨
骑行拖车是全新体验
7月的拉萨,没有灼人的烈日和恐怖的高温,在这呆了几天的朱红和他年仅六岁的儿子甚至都有点不想回家了。站在户外,阵阵凉风拂过脸颊,朱红瞬时惬意了起来,似乎忘记了在抵达拉萨的前半个月都经历了什么。“但是怎么可能真的忘记呢?”骑着单车在拉萨走街串巷的日子里,总有热情的藏民问朱红:“你们是骑着这个来的吗?”朱红没多说什么,只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,就自顾自地拖着儿子继续向前骑,耳后传来响亮的一声“扎西德勒”。朱红和儿子到达布达拉宫

朱红和儿子到达布达拉宫


两个月前的朱红和他儿子可能都没想到,这声在西藏司空见惯的欢迎语此刻听起来竟是如此真切。
时针拨回到两个月前,在江苏靖江,年近50岁的朱红因疫情暂时停了工作,生活进入一种闲适的状态,“十年前,我从墨脱徒步回来后跟另一个朋友约好要骑行318川藏线,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能成行,今年正好闲下来了,朋友们就提出要去骑行。”就在朱红开始热火朝天地筹备之时,妻子领着儿子来到卧室对正在收拾行李的他说:“把儿子带上一起去吧,让他也经历一次不同寻常的旅行方式。”听到这个请求时,朱红看到了儿子小宇期待的眼神。
“我老婆知道我有高原生存经验,所以比较放心让我带他去,想让娃去看看外面更广阔的天地。”朱红表示,小宇的身高体重比较适合拖车骑行。由于孩子尚且年幼,朱红就选择了拖车中最好的一款,全封闭保护,球形连接处带保险扣带,并且具有减震功效,还配备了五点安全带,“这样比在自行车后面安装车座更安全。”对于小宇而言,自行车拖车也是一个全新体验,“买回来后,我在靖江也带他在城里骑行适应了 一下,沿途他听到好多小朋友羡慕的声音,每一次都是美滋滋地坐在车里。”朱红说道。小宇坐在自行车拖车里

小宇坐在自行车拖车里


虽然带着6岁的儿子,但仍旧坚持选择骑行这种方式,在朱红看来,自行车骑行相比自驾,可以随时跟途中的人进行交流,更直观地感受不同海拔的自然景观、气候变化,“儿子现在上幼儿园中班,他对这个世界有很多好奇的地方,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,趁着他上小学前,带他出去走一走看一看。”
出发前儿子哭闹想放弃
骑行途中一直为爸爸加油
朱红定了6月6号飞成都的机票,并把自行车与拖车打包发去成都。在成都筹备时,自小外出就没有超过两天的小宇让朱红犯了难,“孩子之前每次出门都是爸妈一起带着的,一到晚上就要回家找妈妈,跟妈妈视频的时候也是哭着喊着想妈妈。”朱红告诉记者,幸亏在民宿里有两个大姐姐也是骑行318川藏线的,“我就让小宇跟这两个大姐姐约好一起出发,终于在第三天晚上不哭了,旅程才得以继续。”
6月9日早上10点左右,成都下着小雨,朱红组了一个算上小宇在内的9人骑行小队,正式开始骑行318川藏线。朱红与骑行小伙伴们合影

朱红与骑行小伙伴们合影


由于单车后面拖挂了一个拖车,骑行过程中,朱红面对每段道路都非常小心,“拐弯的时候要拐大一点,有路牙的地方要多避让一些,跟大卡车要保持好安全距离,过隧道必须在拖车外侧打开警示灯,下坡拐弯要提前减速。”
让朱红印象最深刻的是雅安到新沟再到二郎山隧道那段路,一路淋雨外加路面凹凸不平,朱红已然精疲力竭,再加上一路不断上坡和下坡,几乎有一半的路只能靠推,那时朱红的双腿如同灌铅一般沉重。朱红说,儿子会高声歌唱最近爆火的歌曲《孤勇者》为他加油,“战吗?战啊!这褴褛的披风”“爸爸你要使出洪荒之力”“爸爸你休息一会儿吧”在朱红的耳边此起彼伏,小宇每每看见过路的自驾游客来打招呼,总会和他们说:“我爸爸拉着我很累的。”这时因奋力推车而面容痛苦的朱红会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。遇到上坡时需要推车

遇到上坡时需要推车


高反和高烧侵袭父子二人
途中收获很多温暖
除了应对险峻的路况,朱红和小宇还面临身体和精神上的考验。在一行人到达海拔4014米的理塘后,朱红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小宇产生了高原反应,“当时他饭也吃不进去一直呕吐,精神萎靡。”看到儿子难受的样子,朱红心力交瘁,支撑不住发起了高烧。但有着高原生存经验的朱红深知高海拔感冒的危险,“高海拔感冒最容易引起肺水肿与脑水肿,我立即吃了自己带的退烧药,当即做出下撤到巴塘的决定。到了巴塘,我们的情况就好了很多。”小宇在途中一直很乖巧

小宇在途中一直很乖巧


虽然这一路上有很多艰难险阻,但对于朱红来说,路上收获的温暖远比危险要多得多。“在高尔寺隧道口遇到了自驾来的江苏老乡,他们很热情地给了我们一些咖啡、红牛、巧克力;在左贡遇到成都的自驾大爷给了许多牛奶与酥饼;邦达的一位藏民大叔骑摩托在我后面悄悄推我一把上了桥;在工布江达遇到卖工艺品的藏族阿姨送给小宇藏式小工艺品。”朱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将一路上遇到的好心人如数家珍般地一个一个回忆了出来。
让儿子看到父亲的坚持与执着
将来想与儿子一起重新骑行川藏线
朱红记得,这一路上小宇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爸爸,还有多久才能到?”朱红坦言,其实他一直担心儿子吃不了苦会半途而退,也做好了随时放弃的准备,但没想到小宇路上情绪一直较为稳定,最终坚持到了拉萨。
从成都到拉萨2160公里,朱红父子也曾搭过车,但大部分的路他们还是能点对点骑到。6月30日18:30,时隔十年再次踏上拉萨这片土地,这次右手边多了自己的儿子,朱红的心里又是另一番感慨。就像十年前徒步墨脱时朱红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写下的:有的事情只有去做了,才能体会到这件事的真正意义,否则永远只是幻想而不是回忆。朱红也在布达拉宫门口把这句话传递给了兴奋中的小宇。朱红和儿子抵达拉萨

朱红和儿子抵达拉萨


朱红说,这一次旅程,给小宇的人生轨迹画了一个大圆圈,“他看到了连绵起伏的群山,大渡河上的铁索桥,静谧的然乌湖,藏族特色的村寨,美丽壮阔的高山草甸和成群的牦牛。无论是3000、3333、4000的路程碑,还是二郎山隧道,泸定桥,折多山,仁龙巴冰川,米拉山都留下了他打卡的影像。即便他年幼可能会忘记,但是这些影像应该会存在他记忆最深处。”朱红和儿子在二郎山隧道附近合影

朱红和儿子在二郎山隧道附近合影


朱红觉得,旅行是一个能够让人增长见识的事,不仅仅是路上的所见所闻,还有一种被称之为“坚持”的精神。“在这个过程中,小宇不仅见到了许多新奇事物、风土人情,还看到了一个老父亲的坚持与执着,以及父亲对他的爱,都将会在他幼小的心灵深处留下烙印。”
朱红还希望,等儿子长大后,可以和他并驾齐驱一块再次骑行川藏线,“他可以把他年幼经历过的地方再打卡一次,相信具有时间对比的照片更有魅力。”
紫牛新闻见习记者|徐韶达
原标题:《【紫牛头条】江苏男子带6岁儿子川藏线骑行2000多公里:孩子看到了父亲的执着》
阅读原文
媒体号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78人留言! 共有:978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